呼——

佛影直落,如带千钧。

其实那只是一道光影,但是却似有形有质。降魔宝杵夹杂风声直落而下,似有劈天断海之力。

可是,黑衣女修却是嘴角一弯,身子向后急退。同时,她的手中飞速结印。

“疾!”黑衣女修轻喝。

一道黑光从其指间飞出,瞬间化为利剑直刺那佛影的眉心。

“嗯?”

一净大师心中不由一惊。因为,那黑衣女修施展的那一招术法竟然正是破解自己术法的一道法门。

一净大师的术,名曰:千生不灭佛。

那是一种介于召唤术与普通法术之间的一种术颇为奇特。

那佛影的死穴便在眉心。同等战力下,如果对方不能击中那佛影的眉心,其影不散。若是以力相抗,其佛影定会浑不着力,而且散而重聚。

可是,一旦被击中眉心,佛影骤散。

希希还是钟情厨房

那本是一道极为厉害的万荒秘法。可是那黑衣女修竟然上来便攻击那佛影的眉心,倒是让一净大师一惊。

呼——

一净大师手中法诀一变。那佛影向左一闪,躲过黑衣女修的黑光法术。同时,那佛影手中的盾牌,猛地掷出。

一道金芒直奔黑衣女修。

可是,那黑衣女修手中法诀也是一变,她并不顾及那飞向自己的盾牌金芒,而是再次操控那道黑光袭向佛影的眉心。

因为,她知道只要击中眉心,佛影的一切都会消散。

“一次可能是偶然,两次那绝对是知道术法的破绽。”一净大师心中震动。同时,在外观战的一僧等黄袍大师都是眉头微微一皱。

“可是,极乐宫弟子怎么会知道破解万荒法术的法门呢?”

一净大师心中思量,但是手中却不敢怠慢。

呼——呼——

一净大师僧袖一甩,那佛影骤然消失。因为,对方知道术法的破绽,再施展下去也没有意义。

黄袖一甩,化出两道旋风,直奔黑衣女子。

那两道旋风便似两根巨型的陀螺,要把那黑衣女子卷在其中碾成齑粉。可是,那黑衣女子面带媚笑。

“大师,我来一个投怀送抱吧!”

那一声若是对元婴后期的修士说了,估计对方都被其迷惑。再看,黑衣女修真的直奔两道旋风而来。

嗤嗤——嗤——

黑衣女修瞬间躺在虚空一般,头朝前,脚朝后,可是身子急速旋转,亦如陀螺一般。只不过,那黑衣女子手中已经多了一件黑色的如意。

那如意散着黑色的辉光。

轰——嗤嗤——

黑衣女修竟然从两道旋风之间穿梭而进,然后又穿梭而出。那两道旋风陀螺,瞬间瓦解。但是,黑衣女修力道丝毫不减,反而越来越快。

那真倒似投怀送抱。

但是,这一下要是送到怀里。一净大师定会被直接穿体而亡。

黑衣女修的招法很是诡异。

“开——”

可是,一净大师立在虚空,突然双手一展。

一道金色的禅杖,直接出现在手中。

呜呼——呜——

禅杖舞动,如轮金芒,瞬间大展。

然后,金芒直奔那黑衣女修打来。这一下,便成了黑衣女修自寻死路。因为很显然一净大师的力量占优。

那黑如意,绝对不抵法师的禅杖。

呼——

黑衣女修没有办法,只要在虚空之中猛地倒飞出去。

这才堪堪躲过那一道禅杖。

黑衣女修怀抱如意,一净法师手执禅杖。两个人冷眼看了看对方,然后又各施法术,战在一处。

两个元婴大圆满,同等境界修士绝对不会瞬间分出胜负。

极乐宫女修,万荒寺僧人,白骨南域的修士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结界中的战斗。极乐宫,万荒寺的双方自然都希望自己一方能胜。

而白骨南域的修士则是要观摩学习,那样的战斗可是千百年不遇。

但是,对于苏墨和关熊来说,那样的战斗并无太多兴趣。他俩谁出手,都可以瞬间结束战斗。

当年的五轮大战,可比这个震撼多了。

所以,两个人开始只是淡然地看着。

只不过,他们后来发现,上百个回合过后。那一净法师,似乎渐渐落了下风。因为,一净法师的诸多术法,只要一施展出来,便会主动收回。

“嗯?”苏墨一皱眉。

“嘿嘿!”关熊笑道,“看来,那和尚要输!”

“那极乐女修似乎对万荒寺的诸多术法,了如指掌。一净大师的法术都能被她针对破解。”苏墨道。

“极乐宫,不简单!”关熊评价道。

而此时,万荒寺的众僧当然也看出来这个问题。其实,从一净的第一道术千生不灭佛开始,这个问题就出现了。

只不过,后来越来越明显。

“阿弥陀佛!”一僧大师暗念佛号,心中不解。

这是怎么回事?

极乐宫的女修,怎么如此精通我万荒寺的诸多法门?这怎么可能?万荒寺秘法从不外传。

而且,由于万荒寺的特殊传承。整个白骨大陆上,绝对不会有一个万荒寺弟子。

那黑衣使者,是怎么做到的?

正在对战的一净法师,更是心惊肉跳,越来越费解。因为,他已经连续了变了十几种术法,但是都被黑衣女修针对性的破解。

这绝对有问题!

难道万荒寺内有内鬼?可是,关于这个,一净想都不敢想。因为,万荒寺有太多的秘密。

这可比黑衣女修的媚术还可怕。

一净大师一直在想对策。

再看,一净大师猛地把禅杖祭在空中,然后双手急速结印。他的身前骤然出现一张金色大手。

呼——

那大手,如盖千云,似遮万天。

“灭空!”

一净大师暴喝一声。

那金色大手遮天而下,几乎布满整个结界。黑衣女子眉头一皱,因为她无处可逃。那一招灭空,封住了所有。

而且这一招术,没有死穴,只能抵抗。

可是,再见那黑衣女修咯咯咯一笑。

她竟然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而且,那黑衣女修竟然也双手合十,俏丽在虚空。

“嗯?”

结界外,所有修士都是一愣。

那是什么法门?

呼——

灭空神掌如似大岳而下。

黑衣女修嫣然带笑,脸色红潮泛起,竟然面带娇羞。

嗤嗤——

再看她身上的衣服,竟然猛然裂开。只不过,那一刻有些分不清她是被灭空掌风击碎,还是那女修主动宽衣。

无论怎样,衣飞如蝶。

瞬间,那女修竟然完赤、裸,身子玲珑,曲线毕露,一切尽览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