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魂?

那一刻的萧落目色茫然。

谁是莲魂?

而复苏记忆的苏墨则是心中一震。原来,莲魂的说法,他自己早就听过。沧海并不是第一个对自己提起莲魂的人。

他和沧海或者说阿木,都是星河界莲的莲魂。

“谁?”

萧落轻喝一声,气息散开可是却捕捉不到对方的存在。那个说话的人,似乎无相无形,无气无息。

“你看不见我!”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他的声音很是平静,而平静里带着极度的冷漠,“因为,我比你高得太多太多。你,连看见我的资格都没有。知道我的人,都叫我无情!”

“呵呵呵!”萧落不由得冷笑不已,“无情?很有意思的名字。可是,我想说,如果我连看见的资格都没有,那么你又何必开口和我讲话?”

“哦?”无情的声音微微一顿。

“神,不会和蝼蚁讲话的,尤其是在准备杀死他们的时候。”萧落的声音极为冷静,“因为,我便是三界星河的神!”

“劝阻,意味着顾忌与代价!”萧落的眼中闪出无尽的黑红之光,那是曾经的冥尊的目光。

阿蒙的天空

“你可以杀我,亦可以灭星河,但是你必然付出极大的代价!否则,你岂会出声?”萧落的话,可谓字字诛心。

“呵呵!”无情也笑了起来。虽然那笑声里仍然带着冷漠,但是他不得不佩服萧落的判断。

“不愧是莲魂!星河的界莲之魂,果然都不一般。你们两个,都很有趣!”无情叹息了一声,“可是,无论怎样,你们都阻挡不了星河的净化。”

你们?

当时的萧落没有太留意无情的用词,但是如今的苏墨则是心中一动。你们?无情当时指的是沧海,还是阿木呢?

“我已经封印了一个。他回不了星河世界了。”无情的声音再起,“你说的对。我不想在你的身上,消耗太多的力量。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挣扎。星河破碎之后,我可以赐你在一藏重新为尊!”

封印了一个?回不了星河世界了!

苏墨心中明白了。

为什么当三界破碎时,阿木不曾出现。阿木,被封印了?沧海的推测是对的,阿木一直不出现的确是身不由己。

阿木,尊者之上。可是,竟然被封印了?这个无情,果然比他们高出很多很多。他的话,不是狂言。

“呵呵呵!”萧落却摇头冷笑,“无情,你封印了阿木又如何?我更不愿,别人赐我为尊!”

“你,还不如他!”无情道。

“不如他,又怎样?”萧落环顾了一眼四周,诸多星辰在虚空起起伏伏,“我如不如阿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他一样,愿为星河死战,甚至战死!”

“螳臂当车,又怎样?蚍蜉撼树,又何妨?”萧落身上的气息开始急速地升腾。他的长发乱飞,黑衣猎猎。

他脚下的轮盘,似乎凝实了几分,然后又瞬间散去。

他,确实不能召回因果轮盘了。

但是,这一切都改变了不了萧落为星河而战的决心!

那一刻,萧落不问结果;那一刻,萧落不知轮回。

他什么都不曾想。

他只想为星河死战!

为星河而死,死而无憾,死而荣耀!

那一刻,萧落身上的光芒,开始不住地攀升。他的一切,肉身与灵魂都开始再次燃烧。那一刻,他真的似一颗爆发的太阳。

“我是萧落,我为魔君;我是慕容,我为冥尊!”萧落的声音如似神谕,响彻星河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星辰。

“告我子民:生为三界人,死做星河魂!今日,我以我身,为三界星河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草一木,与之俱焚!”

呼——哗——

萧落光芒与声音,在星河之中形成了无比巨大的风暴。那风暴,席卷整个星河。诸多的血雾,为之一散。

“萧落——”

“魔君——”

千千万万的星河修士撕心裂肺地呼喊。

对于许多星河修士来说,萧落是和创世神一样传说中的存在。那一刻,纵使是星河的回光返照,拼死一击,也是值得的。

生为三界人,死做星河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草一木,与之俱焚!

那些话成了星河修士,最后的战斗的信念!

无数的修士,在异界之力下化为血雾。

但是,他们不曾哀嚎!

“萧郎!萧郎……”

不朽星上。梅花小筑。

梅花精灵五儿跪伏在梅树之下,泣不成声。

他的萧郎,完全燃尽了自己。

“通道——”

三界之内,还有蛰伏的尊者大能。

在这之前,他们被异界之力,死死压制。因为,他的本源力量根本不能与之对抗。强大如恶魔之花,都是飞蛾扑火。

唯有萧落可以。

呼——

那一刻,那些尊者级大能终于看见了一条通道。或者说,封禁星河的力量出现了一丝破绽。

“禁图!”

一个星辰上。

一个黑衣中年男子,猛地双手结印。

无敌禁图,终于可用了!

可惜,他只能传送身边的人。

因为,一切都是刹那。

“魔郎——”

女子的呼喊声,瞬间便被禁图之力及马上反扑的异界之力淹没。没有人知道,魔郎是否穿越了。

星辰的另一个端。

青白之光乍起。

青魔一回身,猛地一道送出青光直透鱼秋慕的眉心。那是他最后能留给她的东西。然后,青白之光瞬间便崩散了。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星河的几大星辰上。

可惜,能抓住那个瞬息的聊聊无几。

尊者,尚有一息之力。

永境,直接灰飞烟灭!

但是,那已经是萧落最后能为星河而做的事。

“净化——”

无情的声音,亦响彻整个星河,把萧落最后的声音顷刻压制了下去。他的心中,很是震动。因为,他看见了那一丝缺口。

可是,一切已经发生了。

三界的净化,已经注定不彻底了。

轰——咔——

星辰爆破!

三界星河,在那一刻便似猛地燃起了无尽的地府的烟花。

光华璀璨,死亡绚烂!

墓葬内,苏墨愣愣地看着这一切。

他的眼中,有泪滚落。

他挚爱的人,他挚爱的星河,他挚爱的一切都已不在。而苏墨彻底地苏醒了,他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九轮仙台上,最后三分之一的区域被五色光华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