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宇这话一出,彻底惹了众怒。

“你就是嫉妒师兄,你自己没能力,就打压别人……”

郑熹微冲到樊宇面前,激动地和他理论,眼看她就要说出一些会惹麻烦的话,李栎连忙把她拦住了。

他看向樊宇,片刻后,笑了笑。

“教练说得对,听教练的。”李栎平静地说。

他确实能打又能教。而且他们第二场也绝对会赢。

樊宇这话倒也没说错。

……

把郑熹微拉到僻静的角落后,李栎松开手,难得的脸上添了点严肃。

“我就和你说一次,希望你能听进去,”他看着郑熹微,“你以后如果再这么冲动,对你是非常不利的。教练可能会减少你上场的机会。”

“为什么?”郑熹微又不解又委屈,“凭什么?”

“凭他是教练,”李栎再没有以往的温情脉脉,有些疾言厉色,“你以为樊宇不会做吗?他如果硬摆出教练的派头,别说是不让你上场,就算逐你出队的事,你觉得他做不出来吗?”

清纯少女的休闲街拍

“他要是敢这么做,我……”

“你怎样?”

李栎步步紧逼,言辞越来越锋利,“撒泼打滚?一哭二闹?去校领导那投诉?去教育局举报?还是回家跟你父母诉苦,让他们来学校抗议?”

郑熹微张口结舌,她只觉得自己受的委屈比天大,一定不能咽下这口气,可李栎讲出来的那些后果,似乎又是她一己之力无法承担的。

她承认,刚刚被李栎问到头上时,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找人来帮她,她甚至还转过找她表姐的念头,她就不信了,樊宇如果还想在这个圈混,能不给她表姐面子?

可她现在冷静下来,再回头去细想想自己刚刚有过的那些想法,脸“腾”一下就红了。

郑熹微自觉自己已经是挺大的人了,平常说话行事都不自觉地抬头挺胸,可刚出一点事,甚至还没出事,她的第一反应却是缩回家里,让别人给她收拾。

这个认知一下子击溃了她那点小自尊,让她对自己产生了极深的怀疑。那个怀疑就是:我是不是个一无是处的人。

年轻的人对自己的认知总是这样的大起大落,一下子觉得自己了不起棒得很,一下子又觉得自己完不行什么东西。

就在郑熹微被打击地怀疑人生时,李栎放缓了语气。

“你还记不记得你最开始加入校队是想干什么?”他娓娓道来,“你想通过这条路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你做事再这么不顾后果,葬送的就是你自己的理想。”

“可是,他凭什么?我不明白……”

郑熹微喃喃道,“这不公平。”

“本来就不公平,”李栎毫不留情的说,“所以才要牢记自己的目标,不要老去想着逞口舌之快。到最后连主次都分不清楚。”

李栎没有好为人师的瘾症,他肯跟她费这番唇舌,无非是两个原因,不看僧面看佛面,还有就是,这小姑娘是真心诚意地把他当自己人,替他委屈。

虽然他不需要。

“下午的比赛,我们一定会赢。至于说教练,只要他的行为没有妨碍到咱们的目的,我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栎最后说道,“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要讲究策略。”

……

复赛第二轮比赛,在队友实力明显变弱的情况下,李栎的表现依旧坚挺,带领着星海校队取得了胜利。

一连看了星海的两场比赛,孙小贝陷入了思考。

如果单独把李栎的表现拎出来,两场比赛完是两个样子。

第一场比赛看上去没什么出奇,星海队的表现配合度高,李栎隐藏其中,按部就班地做好了他的工作。

可第二场比赛,就能看出很多端倪了。

第二场比赛上的阵容,明显比第一场的水平差了一块,却让李栎一个人硬生生地带了起来,队成为一部可以运转的机器,最终取得了胜利。

在孙小贝看来,这才是李栎这个年轻人的厉害之处。

技术好的人,不说俯拾皆是,在华北区也能挑出不少。但该隐于队的时候,能沉得下去,该挑起重责时,能立得起来,这种沉稳的素质才是年轻选手普遍缺失的。

孙小贝不知道,李栎别的也就罢了,心理素质那是一等一的好。早年间啥都不会,还能稳如老狗,更何况现在。

观察了一天后。孙小贝决定,深入接触。

……

“是,是,谢谢您的鼓励。应该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学校请我来,也是看中了我的专业性嘛。”

“好的好的,明天的比赛一定再接再厉。”

挂断电话后,樊宇站在原地苦笑,因为复赛第一天成绩良好,两战胜,他接到了上峰表扬的电话。

被表扬是件值得开心的事,但事实上,樊宇的心里苦乐参半,虽然今天的比赛都赢了,可他自己心里清楚,跟他没有卵关系。

看着他随身的本子,看着本上涂抹的那些战术,樊宇心中涌起一个不服气的念头:如果那帮队员按照我说的打,一样能赢。

复赛的第一天到了傍晚时候才散场,人们三三两两结伴向外走孙小贝留步,对着不远处喊了声:“李栎!”

一片嘈杂中,李栎听到有人叫他,回头:“有事?”

孙小贝把他拽到选手通道的僻静地方,神秘兮兮地四处瞟着。这里是他所在战队的主场馆,所有的犄角旮旯他都熟,确定没有旁人后,他低声说:“李队长,我觉得你今天的表现非常棒。”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李栎有点摸不着头脑,费那么大劲就为了表扬他?

要想表扬可以发微博。

“之后不出意外的话,星海应该能进国赛,拿个不错的名次,你也应该能进选秀营。”孙小贝接着说道。

李栎光点头,没说话,他想听听孙小贝这样算命似的告诉他“以后”会怎样怎样,究竟是想说什么。

“但选秀营进去容易,出来难。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选秀营的选拔机制啊?”

“不太了解,”李栎似笑非笑地说,“你给我讲讲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