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差十颗,不死国的人头?

关熊的话一出口,不死国的长老齐然变色。当初,方正去北寒城下战书时,曾经带回一句话。

关熊要不死国长老会的十一颗人头!

这曾经让不死国诸位长老颇为顾忌。可是,后来因为叶使者的出现,让他们孤注一掷,铤而走险。

对于这个赌约,他们集体选择了遗忘或者说刻意不再提起。

“哈哈哈!”关熊此时提出来,方正忙做大笑状,“关副使,玩笑了!玩笑了!当初,不死国向北寒城下战书,只不过为了切磋比斗。三局两胜,约定也只在不死境修士之间进行。咱们彼此间的赌约,也是很有诚意的。”

“三件葬神级的法宝,足以弥补贵城的损失!”

方正满脸笑容,刻意表现出当初关熊说得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不死国的诸位长老,也是面带笑容,故作轻松。

那个感觉,便似大家本来就很熟。虽然我欠了你几百万,但是提什么还钱,提钱太见外了,哈!

可是,很尴尬!

北寒城的修士几乎没有一个笑的。唯有苏墨在笑,可惜也是冷笑。当时,他可是亲眼看见过方正下战书的。

那个时候的方正,可不是现在的态度。

浴室美女浴缸铺满花瓣出水芙蓉清纯美照

“方长老!”关熊看着方正顿了顿语气,然后沉声道,“你还没有与关某开玩笑的资格!别说你,便是整个不死国也没有谁有资格与关某开玩笑。”

呃?

这句话,瞬间让场面尴尬了,而且是尴尬到了极点。不死国的不死境以下的修士,更是感觉到惶恐。

十一颗不死境的人头,他们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不死王朝的长老会,一共就十一个不死境修士。

钟一山死了,还剩十大长老。还差十颗人头,那就是要杀尽不死国长老会的长老。

这基本上等于废了不死国。

“呵呵!”不死国大长老秦羽翼勉强笑道,“关副使,严重了。咱们不死国与北寒城,向来无仇无怨,同级比斗乃是交流切磋。今日一战,我不死国输得心服口服。关副使,又何必把戏言当真?”

关熊的神色有些疲惫。

“我关某从不戏言!这一战,北寒城胜了。那我们就是得理不饶人。小小不死国,你当我北寒城是你们能轻易挑战的存在吗?”

“我北寒城,不是你不死国的磨刀石。懂吗?蚍蜉撼树,现在便是你们要付出代价的时刻!这一点,你们下战书时,便该想好。”

关熊神魂受损,方才一直勉力支撑,如今真的感觉极为疲惫,根本不想再说话。

“不死国长老听着:要么,自尽;要么,我们动手。我给你们十息的时间考虑。不必再多言!”

说罢,关熊已经双目微合,静等结果。

十息的时间,其实,就是顷刻间。

关熊的态度,让天语广场的温度瞬间跌至冰点。以秦羽翼为首的不死国十大长老,均是瞳孔微微一缩。

不死境,那是红尘修士的巅峰。

哪一个不死境,不是数千年苦修?哪一个不死境,不是修士中的翘楚?不死国所有的不死境加起来近三十尊。

放眼整个乱神大陆,也是一种顶级的存在。

不死国,屹立乱神大陆中域上百万年,自然有它的骄傲。

以和为贵,息事宁人!

但是,那不等于没有底线,束手待毙,任人宰割。让不死国的十大长老,同时自尽,那根本不可能。

秦羽翼的双目瞬间血红。

“关熊这是在逼不死国!逼我们拼死一战。”

秦羽翼扫视左右。

九大长老都看懂了彼此的眼神;四大郡国的国主及他们的主要部下也都眼露决然;天云宫宫主则是双眉微微一蹙,杀机外露。

不死国,宁可灭国,也不会选择让长老自尽。若是那样选择苟活的国度,不死国早已灭国!

宁战死,不苟生!

无需言语,不用商量。所有不死国修士的气息都在悄然变化。这个时刻,他们并没有把希望寄托于无尸宗的使者或者来援。

死战!无非战死,又能怎样?

那一刻,苏墨的双目微眯,在他的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敬意。不死国的确有可取之处。但是,这样的国度才更加可怕。

因为,他们为了自己所求一定会不择手段。

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北寒城,所以才会走向悲壮;而如果他们面对的是弱小的国度或者门派,那么一定走向残忍。

不死国的眼中,唯有自己。

呼——噗——呼——

整个天语广场上,雅雀无声。

唯有呼吸伴着冷风。

此时,残阳欲落,天光如血。不死国的修士,渐渐散开。一息之间,他们便已经把北寒城的修士包围在中间。

五息!四息!三息!……北寒城的几位,当然也没有完全坐等。

苏墨冷然地站在最外围。

白月升、公羊青、公羊康、符老四个人站住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他们四人把面色惨白的关熊、昏迷不醒的陈剑锋护在其中。

他们的神色都很从容。

关熊则一直没有睁眼。

那一刻,那个死胖子倒是生出了几分运筹帷幄的感觉。但是,不是他厉害,而是妙大小姐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十息时间,关熊自然知道所有的安排。

三息!两息……

双方的修士,都是修士中的修士,谁也不会真正地等到最后的一刻。不死国的选择是鱼死网破,杀一个算一个。

杀——

没有命令,没有暴喝。

那一刻的默契,无以伦比。

轰——

天语殿内,猛地爆发出一道葬神威压。整个天语殿轰然作响,两道玄光直冲云霄。

黄昏光里,照亮整个不死城。

那一刻,整个不死国土都能看见那两道光柱。

葬神老祖!

所有的不死国的修士,都是心中一亮。

葬神威压,覆盖所有。

而其中的一道葬神威压,并没有完全扩散,而是冲天而起便倾泻而下。那一刻,便是黄河之水,俯冲而来;那一刻,又似银河星海,九天直落。

如长剑,如巨斧!

咔咔咔——咔咔——

虚空中,尽是破碎之音。所有的修士都感觉心魂巨震。北寒城的几位修士也是瞬间脸色一变。

大小姐,怎么没锁住不死国的葬神,让其出手了?

那可是修行第二阶段不朽境的修士。

而葬神之杀的目标,竟然是苏墨,而且仅仅是苏墨。那是一种斩首似的攻击。苏墨的双目瞬间一凝,那种杀机让他的心魂一震。

那种杀机,熟悉而陌生,似乎来自星河世界。

生死一念,不能回头。

苏墨身上的杀气也是徒然暴涨,双目竟然瞬间漆黑如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