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长这么大,没见过比他狠心绝情的人。

她气愤咬牙,然后赌气似的拉开车门上了车。

顾希躲在车子后面,一手死死地捏着拖鞋,一手用力攥紧。

这个时候,只需要一个男人出场。

他既然处处扮黑脸,就应该给温幼骞一个扮白脸的机会。

他相信温幼骞能好好照顾念暖,他性子温和,能够包容她的一切,这就足够了。

他失魂落魄的提着拖鞋回到了屋内,脱掉上衣,这才开始清理伤口。

伤口流水,已经和衣服沾在了一起,撕开的时候,将那一整块薄皮都撕掉,疼的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独自上药,屋内空荡荡的,还残留她的气息,想到昨晚她傻乎乎的行为,忍不住嘴角勾笑。

想到这些美好的回忆,哪怕伤口再疼,也不值一提了。

顾念暖很快就到家了,许意暖怎么都不愿意她继续去工作,外面人心险恶,她如果曝光身份,或许有人忌惮,不会太过分。

可她现在隐瞒身份,实在是太危险了。

美女青山青春美图

昨晚的张总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女孩子在职场,去应酬谈生意喝酒,哪有不吃亏的。

一想到自己女儿以后还要经历这些,她不尽心疼。

任凭顾念暖磨破了嘴皮子,她还是没心软。

“爹地,你帮我劝劝妈咪吧,我真的想去那家公司,求求你了。”

“你妈咪已经帮你联系好唐纳德工作室了,如果你不想去曼尔顿,那燕城徐宝倩你喜欢吗?那也是国际数一数二的设计师。”

“你妈咪让你必须选一个,这两个比那个裴瑗工作室可好太多了。”

“那也是靠爹地妈咪的关系才去的,不是靠我自己!我不想不劳而获!”

“我的宝贝女儿有志气有梦想,爹地支持你。所以,徐宝倩和唐纳德,你选哪个?”

前半句,顾念暖听的还不错,以为他会站在她这边,结果还是帮着许意暖说华。

“爹地!”她有些生气。

“爹地也很难啊,如果得罪你妈咪,我今晚又要睡沙发了。你爹地这个年纪没什么野心,就想老婆孩子热炕头,你直接把你爹地的热炕头轰没了,那怎么行?”

“那你就忍心看你宝贝女儿受苦吗?”wavv

“忍心,我不能看你妈咪难受。”

“……”

她绝对是充话费送的!

“爹地,你要是不帮我,那我就告诉妈咪,你跟那个女客户,好像是叫姜明月的,眉来眼去,还送了人东西!”

“胡说八道!女客户我都是让阿琳处理的,从未送她东西。那是合作产品,让她了解的。你怎么能颠倒黑白呢?”

“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妈咪怎么想,我怎么说!爹地,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总归你都要睡书房,你自己选吧!”

“……”

坑爹啊!

顾寒州扶额,头疼不已,真是生了个小祖宗。

他只好去找许意暖,结果还未开口,许意暖就一个枕头扔了过来。

“你要是敢替顾念暖求情,你就别进我屋。”

“老婆大人……”

顾寒州表示,做人难啊,做男人更难啊!

“你知道我心是在你这儿的,这些年我什么时候偏袒过孩子们?”

“你不是来替她求情的?”

“当然不是,我是看你火气大,有些心疼。养了她这么多年,她竟然还气你,简直让人寒心。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对不对?怕她受欺负,昨晚还好小希来得及时,不然我们只能哭了。”

“对啊,如果不是小希知道她今晚有酒局,特的确看了看,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而且我安排有错吗?她喜欢服装设计,可以,我给她找最好的老师,可她……”

“老婆大人消消气,这是她错了,我已经严厉的批评她了。但是你想一下,女儿刚刚入职,结果就离开了,你觉得外人怎么想?”

“怎么想?”

“肯定觉得我们女儿娇生惯养,吃不得苦,这才上班几天,就撂挑子不干,然后依靠家里关系,找了个明星设计师做老师。”

“我们女儿直接收拾行李去了,到地后发现别的同门师兄妹,都是靠着自己本事,层层选拔进来的,结果只有我们女儿走后门,托关系,你觉得他们怎么看我们女儿?”

“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耀武扬威,对不对?你觉得我们女儿压力小吗?”

“可……可没有危险啊!”

她虽然觉得顾寒州说的很实在理,但是对比女孩子的人身安全来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怎么会没危险呢?女儿远走他乡,不在我们身边。你说,她要是在那儿看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养了二十三年的女儿,结果跟人跑了?怎么办?”

“我们不在身边,没人管她夜不归宿,要是跟别的男孩子晚上……”

顾寒州的话还没说完,许意暖就死死地捂住他的嘴。

“好了,你别说了,接下来的话,一个字我都不想多听!”

一想到顾念暖在外面谈恋爱,结果一年后回来给自己抱了一个混血外孙,她怕自己没有高血压心脏病,都能给吓出来。

还是放在身边好,最起码能看着,遇到什么男孩子,自己还能帮衬着把把关。

“就算留在帝都,那也不能去小公司,天天去应酬,怎么行?她是要励志当女强人吗?天天这么辛苦,还隐瞒自己的身份。”

“虽说不当女强人,但女孩子独立自主点还是很好的。自从她学会自己赚钱后,她很少买奢侈品,对这方面并不追求,这是好事。”

“你也不喜欢她娇生惯养,对不对?你看我们家兄弟几个,哪个不受苦受难过来的?就算是女孩子顾微,也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大学学医,去部队当军医,回来后去市医院,也没有仗着顾家身份懈怠了是不是?”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还是心疼……”

许意暖撇嘴说道。

“心疼我们就找办法,温幼骞不是天天在这儿吗?也没什么事,让他去接念念上下班,有酒局应酬,让他就早点去盯着,不就好了吗?”

“而且,你当顾希不上心吗?这次不就是他知道念念有酒局,见她九点还不回来,所以特地去找的吗?”

“有他们两个在,念念的确可能会遇到些小麻烦,但我敢保证,不会出什么大事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