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哪能啊,我心理素质好着呢。倒是你,没事了吧,听说……挺伤身的。”

她觉得场面一度很尴尬。

她刚才那么善良干什么,脑袋一热就冲进去要献身,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领情。

妻子脱光光站在丈夫的面前,丈夫宁愿泡冷水也不愿意行房事。

这话题要是放出去,一定很劲爆!

“心疼我了?”

“我……我更心疼我自己。”

许意暖小声嘀咕着说道。

“什么?”他微微拢眉,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睡觉吧,你也辛苦了,早点睡吧。”

她挪了挪位置,让他上床。

尾指不小心碰到他的胳膊,皮肤依然是烫人的。

小清新美女大眼圆脸女仆装白嫩肌肤俏皮写真图片

顾寒州上床后也不敢随随便便的碰她,她总能轻而易举的点燃体内的邪火。

既然要等她二十岁,那他就不能言而无信。

真正认定一个人,别说两年,就算十年二十年,他也等得起。

夜深,许意暖沉沉睡去。

她觉得有些冷,本能的想要靠近旁边的那个“火炉”取取暖。

她就像是个娇憨地小猫儿,朝着他怀里钻了钻,还用脑袋蹭了蹭,嘴里发出舒服的呢喃声。

顾寒州此刻心里没有半点邪念,胸腔里好似被什么东西填满,他一直冰冷的心,终于尝到了久违的温暖。

这丫头身上有神奇的魔力,让人……想要占有,也想要深深摧毁。

“丫头,你是我的,你的含苞待放,只能属于我,明白吗?”

他在她耳畔轻声说道,语气有些厚重。

“唔……知道啦……”

她嘟囔着回应了一句,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回应。

&

nbsp; 屋内两人正在温存,而外面的老者急的浑身冒汗。

“老安,你确定你买的药是对的?”

“药店买的,还能有错,正版金戈,超值加量!”安叔也较真的趴在门板上半天,还是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

他此刻也要质疑人生了,难道他家先生真有那方面的隐疾?

先生这么多年身边也没个女人,难道……真的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