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苏玄思考着,该挑选哪一天赶回万道圣庭的时候,没有想到他却见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这距离魔界三人到来,才刚过去了一天而已。

这一天的夜幕中,苏玄突然听到了脚步声,是朝自己这里走来的,他也没仔细感知,仍旧注视着前面的亭子,在想着问题。

“小家伙。”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苏玄先是猛然一惊,接着当他回过头来望去时,他整个人差点没稳住。

那一身熟悉黑衣,面容含笑的女子,不是三姐还有谁?

只是相较于十几天前,她的气息较为虚弱,且状态也越来越差,显然剧毒的折磨同样使得她有些精神状态略差。

旁边的不是二姐,想来也是,二姐与大姐需要坐镇万道圣庭,否则只有几名城主的话,万道圣庭便缺失了真正的灵魂,现在又时刻需要提防三方圣庭的攻势,因此二姐前来很不现实。

但护送着三姐到来的,仍旧是一位小天劫五重的顶尖强者。

“圣主大人。”

这人也是一袭黑袍,此时他快速走到苏玄面前,恭恭敬敬抱起了拳。

三姐则是在另一边微笑着走过来。

李嘉慧

苏玄还有些懵然,他一时难以反应,怔怔看了三姐一会,而后看向面前这个男人,道:“你是……”

“属下是焚焱城副城主,凌封,此行受二小姐之命,将三小姐成功护送到圣主大人身边。”

黑袍人摘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一个令人意外的光头,而且头顶上有一道十分惊人的狰狞疤痕,眼角下面也是伤疤痕迹,一双暗紫色的眼睛,透出了些许的凌厉与沉稳。

苏玄听到这句话的下意识反应,却是再度一愣,而后他走到凌封与三姐面前,低声问道:“万道圣庭出什么事了吗?”

凌封讪讪笑着,不好意思回答。

三姐道:“我们也收到了消息,关于魔界的事情。”

“咱们回屋谈,凌副城主,一起来吧。”苏玄看了一眼周围环境,沉声说道。

结果凌封摇了摇头,抱拳道:“属下此行只为了护送三小姐,现在已经成功完成了任务,便不打扰圣主大人了,而且二小姐也说过,天底下,三小姐只有在圣主大人这边,才更安全。”

苏玄愣了愣:“我送送凌副城主。”

“多谢圣主大人好意,不过天已经晚了,属下自己回去便可,圣主大人不必担心。”

说完,凌封再一次将兜帽拉了起来,看着苏玄与三姐,抱拳道:“圣主大人、三小姐,属下回去了——”

转眼之间,这位来自焚焱城的顶尖强者,便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莫府。

当凌封离开以后,苏玄愣愣看着三姐,仍有些迟疑:“三姐,你这……”

“回屋说。”三姐笑着说。

苏玄马上回过神来,连忙点点头,想要搀扶着三姐一起回去,但却被后者微笑着拒绝了。

想来也是,以三姐的性子,的确不喜欢被人当成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小丫头。

……优阅读书

苏玄回到屋内的时候,莫震并不在,看起来又去找了莫语凝,剩下孟离与沈汐梦两女,则是在隔壁的房间中休息。

“我去找她们。”苏玄说着便又要站起来。

“不着急,好久没见我的好弟弟了,先让姐看一看——”

三姐这才将自己的兜帽拉下来,那如星辰般的秀发瞬时铺散开来,散发出了淡淡的清香。

她果真眼也不眨的看着苏玄,仔细看了许久,才伸手捏了捏苏玄的脸,道:“看来,你这小家伙这段时间,也吃了不少苦头。”

“三姐,给你看个好东西!”

苏玄不敢与她对视太久,马上转过身去,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了那个木盒。

递到了三姐的面前,苏玄迫不及待道:“三姐,你打开看看,这是什么。”

其实不用猜,三姐也知晓苏玄此行为的是什么,她早就知道了,但此刻还是一脸期待的坐在苏玄对面,双手小心翼翼的将木盒缓缓打开。

当看到安静放在木盒里的净心血莲时,三姐瞬时眯起了双眼,笑道:“多谢我的好弟弟了~”

她将盒子关上,轻声说道:“听说魔界来了人,姐不太放心你,就跟你二姐商量了一下,由凌副城主亲自将我送到了你这边。”

“三姐可有带其余的药材?”苏玄马上问道。

三姐点一点头,取出一个储物的银质手镯,笑道:“不用太着急,你休息几天再说也不迟,而且除了炼丹以外,姐此行前来,也是为了弄清楚这三个魔界之人目的呀。”

苏玄收好木盒,回身坐下,微微皱了下眉头,问道:“三姐,照你这么说的话,既然咱们都已经知道了,那么其余的几大圣庭,也应该都知道此事了吧,他们是什么反应?”

“别的姐不清楚,不过百劫圣庭、古魔圣庭与撼天圣庭,现在正在商量事情,估计等他们商量完毕,也会派弟子前来这边查探情况了。”

苏玄最近几天也是听说了从过去便凌驾在万道圣庭之上的存在,于是他问:“那,末渊圣庭和万龙圣庭呢,他们没有表态吗?”

他总觉得,魔界此番来人,不像是在针对中域南部,更像是一个信号,针对整个中域圣庭发出的警告信号。

如果不加以重视的话,难说将来会不会酿出更加恐怖的祸端。

提及这两方圣庭,三姐略微思索了片刻,随后道:“万龙圣庭确定要来人,不过具体需要多少天,姐还没打听完,末渊圣庭……”

“他们那边的态度很奇怪,既明确表示了对这边的事不感兴趣,但却又同一时间派出了几名弟子前来中域南部。”

苏玄马上一口断定道:“这样的话,说明末渊圣庭也在试探魔界的反应和态度。”

“怎么说?”三姐问道。

苏玄便接着分析:“三姐你想一下,如果咱们是末渊圣庭,将自身视为是天底下最强的存在,如果其他界的人突然降临到咱们的土地,咱们真的会不管不问吗?”

“不管怎样,他们一定会派几个人出来看一看情况,如果魔界的人真的敢动手,那估计末渊圣庭就不会咽下这口气,可如果……”

“如果魔界的人不出手,那末渊圣庭这一次,可能就真的不会过问此事了。”

三姐微微陷入沉思,同时轻声开口:“跟你二姐说的差不多,她也是这样分析的,如此看来,这一次不知道究竟是危机还是机缘的事情,只有靠我们自己了。”

苏玄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握住了三姐的双手,道:“三姐不必担心,既然凌副城主将你送到了我这里,我就一定会保护好你,至少……这几天,我就一定能够帮你把毒解了。”

“不管来了怎样的麻烦,我都会在三姐的前面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