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都活了大半辈子,一个个贼精贼精的,到底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顾氏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为了私人恩怨,而冒这么大的风险,谁也不会愿意。

他们为顾氏贡献那么多,大半辈子都在这儿,顾长宁不给面子,自然挂不住。

现在给了一个台阶下,大家也很识相。

“我并非是为了儿女情长,而是多年前的游轮爆炸就是兰斯命人所为。如果不是我和三弟福大命大,只怕股市也走不到如今的地步。”

“什么,还有这等事?”

几人瞬间炸开了锅。

“竟然谋害顾氏继承人,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

“我和你爸是至交,你就是我侄子,叔伯会给你出面的!”

“顾氏发展这么大,分公司都在国外扎根立足了,也是你们两兄弟的功劳。这儿又动不了帝都总部的根基,我们就跟他们拼了,我们回去了,也能给你爸一个交代!”

几人风向转变的十分快,转眼就开始支持顾长宁复仇。

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

他们都不傻,这是生死血仇,还关乎顾寒州。

消息要是传到顾雷霆耳中,不用想也知道,顾雷霆那个急脾气,肯定要为自己儿子报仇。

那顾氏和凯特林肯定有一场拉锯战,他们何必从中作梗,到最后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顾长宁是典型的谈判官,能够雷厉风行,指点江山。

但也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拿捏人的弱性。

而他的确有力挽狂澜的本事,哪怕外界媒体闹得那么凶,故事虽然损失了一部分利益,但长远来看,伤不了任何根基。

不过顾长宁的外在形象一下子崩塌。

抛妻弃子,同性恋等词都扣在他的头上。

兰斯见他无法撼动分毫,竟然卑鄙的把矛头指向了温以晴。

未婚先孕,不知检点……这些难听的话,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温氏刚刚化解了危机,又陷入了囫囵。

温以晴无所谓,但……顾顾却承受不了。

她还小,得知自己的爸爸不要自己,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而自己的妈妈没有结婚,就有了自己,这是有违道德理论的。

还有人……骂她是野种。

她面色苍白,呆呆的问向温以晴:“妈咪……什么叫野种?”

温以晴站在原地,听到这话,像是被雷击中一般。

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坚强应对,可看到顾顾那泫然欲泣的双眼,无助可怜的样子,她才幡然醒悟。

她可以没有爱人,但她的孩子不应该承受这些。

她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她,泪流满面。

“顾顾,对不起,是妈咪对不起你。”

“妈咪……野种……是不是没有爸爸的意思啊,是来历不明的孩子……可是我有爸爸啊,他们为什么这样骂我。我都不敢去学校了,妈咪……”

顾顾想要强忍着泪水,不想哭出来。

因为她知道,自己一哭,纳米也会跟着难过。

可是她控制不住,豆大的泪水落下,无声无息。

温以晴听到这话,哽咽不已,喉头有千言万语,不知道该怎么说。

大人的事情太复杂了,爱恨情仇。

她那么小,又如何听得懂?

她只知道自己应该有爸爸妈妈,她又怎么会知道,她的爸爸早已不爱她了。

没有爱,是无法支撑两个人在一起的。

“你恨爸爸吗?”

“我……我不知道……”

“顾顾,妈妈接下来告诉你的话,你可能听不懂,但是每一个字你都要认真的记住。我有你的时候,爸爸很爱我们,但爸爸生病了,和顾顾一样的病。他饱受折磨,不得已离开了自己。”

“让顾顾选择,你希望一个活着离开自己的爸爸,还是要一个死掉的爸爸?”

“什么叫死掉……”

“死掉……就是消失不见,就像他消失的这六年,是要消失一辈子。”

“不要!”顾顾顿时惶恐起来,连连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