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母叹了口气,始终想不通,靳封臣怎么就看上江瑟瑟了,这女人身份背景那么复杂。

“妈,您为什么对江小姐有这么大偏见呢!她家世虽然比不上轻吟姐,但是人家也是有优点的。”

靳母冷哼了一声,“能有什么优点?”

她看到的江瑟瑟,就只是总会惹麻烦,还出尔反尔。

靳封尧闻言,就开口道:“那可多了,比如认真、努力、上进,你看啊!她们母女两被江家狠心赶出来,她母亲生病了,江小姐这么多年一个人都扛下来了,照顾着她的母亲还在江家的打击之下完成了学业,这要换做别人,肯定不行。

再说了,您想想啊!江家蓝家的人那么讨厌她,在我们面前肯定是处处抹黑江小姐,让我们误会,你不能只相信别人说的啊!得自己去体会体会才能发现她的好。”

靳母眸光微微闪烁,这也确实,说实话,江瑟瑟这小姑娘也挺令人心疼的,但是这也不能成为她可以和靳封臣在一起的理由。

靳母始终认为,江瑟瑟身上发生的事情太过于复杂了。

“妈,最关键的是,小宝喜欢她,哥也喜欢她,以前你们又不是没见过,哪个女人一靠近我哥,他都是敬而远之吗?还有小宝,自从遇见江小姐以后,小宝以前都不爱说话的,可这段时间也变得更加开朗了。”

靳封尧看到父母脸上的神色,知道起效果了,继续开口劝说道:“我还从来没见过我哥对哪个女子这么上心呢!你们当真要看他打一辈子的光棍,那我也没意见了。”

闻言,靳父靳母神色顿时变得犹豫了,这件事,他们的确管不了了,最后靳母气呼呼的开口道:“行行行,我不管了!”

说完之后,靳母就离开了书房,靳父也没有说什么。

率性短发mm一人一辆火车

靳封尧站在身后,嘴角微微勾了勾,笑着开口道:“妈,你就算不管管我哥了,那也得管管我啊!我肚子都快饿死了,什么时候可以开饭啊!”

话说回来,这爸妈也真是的,有话为什么不能在饭后再说,这下把他哥气得饭都不吃就走了。

不过这也好,没准他哥直接去找嫂子了。

……

这边,靳封臣出来以后,就驱车离开了。

车子漫无目的的开了一段路,靳封臣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了下来。

他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前段时间,江瑟瑟处处躲着自己和小宝,要和自己断绝来往,始终不愿意告诉自己原因是因为母亲找了她说了那些话。

可想而知,当时的她大概非常伤心吧!

靳封臣将车停在了路上,他点燃了一根烟,心里有些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查明原因,不然也不会让她委屈了这么久。

也不知过了多久,想着想着,靳封臣掐灭手中的烟,最后调转车头,前往了江瑟瑟家的方向。

……

这会,江瑟瑟刚刚做好饭,正打算吃饭

,听到门铃声,她起身刚刚打开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外头的人一把抱住了。

江瑟瑟吓了一跳,鼻尖传来熟悉的气息,她看着靳封臣怔怔的开口询问:“你怎么过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为何,虽然靳封臣什么也没说,但是江瑟瑟就感到很奇怪,哪有人一上来就抱住自己的。

“没事。”靳封臣醇厚的声音开口回应。

伴随着话音,他缓缓松开了江瑟瑟。

江瑟瑟有些狐疑,将他请进家门之后,开口问道:“你吃饭了吗?”

靳封臣摇头,“没有。”

江瑟瑟只好添双碗筷,接着又开口道:“我再去炒两个菜吧,你先坐着等会。”

她没想到靳封臣会过来,所以做的饭菜也不多,江瑟瑟刚刚起身,就被靳封臣拦住了。

“不用了,这够了。”

闻言,江瑟瑟顿了顿,坐了回去。

两人平静的吃着饭,江瑟瑟眸光淡淡的瞥了眼靳封臣,她依稀感觉到了,这男人似乎有什么心事。

不过江瑟瑟也没有多问,饭后,江瑟瑟把碗洗了,靳封臣还坐在沙发上,看样子没有要走的意思,看出来他今天心情不好,江瑟瑟也没有赶人,毕竟她也知道,靳封臣没那么轻易就能赶走。

可眼下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聊的啊!难道就这么坐着……想了想,江瑟瑟就最终开口问道:“要看电影吗?”

靳封臣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

江瑟瑟本来想选一部恐怖片的,但是怕吓到自己,最后选了一部美国大片。

她将买了的零食、饮料以及啤酒都拿了出来,靳封臣开了瓶啤酒,电影在屏幕上播放着,一开始挺好的,气氛和谐,江瑟瑟也看得入迷。

到了中途的时候,诡异的气氛来了。

剧中的男主女主接吻,还滚了床单,空气中传来爱昧的声音,怎么好好的美国大片却……关键是这还是自己选的,她压根就没有看过啊!靳封臣不会误会什么吧?

也不知道为何,江瑟瑟脑海中竟然想起了昨晚自己喝醉的画面,他们似乎好像也……江瑟瑟面红耳赤,终于不能再继续淡定的坐着看下去了,她刷地起身开口道:“你继续看吧!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之后,江瑟瑟想想又有些不对劲,刚才剧中的女主也是洗完澡出来看到男主然后……

靳封臣看着江瑟瑟,男人眼里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江瑟瑟又停住了,她干咳了一声开口道:“时间也不早了,你要回去了吗?”

靳封臣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他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瓶,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开口道:“喝酒了不能开车,我今晚就在这沙发睡了。”

江瑟瑟脸更红,这特么不是刚才剧中男主的台词吗啊啊啊啊!

还有,不能开车可以约代驾啊,不过最终江瑟瑟也没说什么,尴尬的开口道:“那……那我去给你拿被子。”

说完之后,江瑟瑟就连忙逃回房间了,身后的电视还传来女主轻哼的声音……

靳封臣在外笑得出奇的开心,今晚发生的不悦顿时在心里散开了。

这么有趣的女孩儿,他怎么舍得放手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