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爪挠挠猴头。

“白呢?那么大一条龙咋说没就没?刚刚还在吱吱~”

望着眼前空空荡荡草坪,猴子双爪比划大小,丑脸茫然疑惑为何忽然消失,连同秘境石门无影无踪,几片绿叶悠悠飘落。

扭头冷冷看向鲤鱼妖,鲤鱼妖大眼瞪圆惊恐求饶。

“上仙……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唔……”

噼啪暴打,在鲤鱼妖口吐泡泡快撑不住时,眼前一花,白雨珺和汐重新出现,而汐认真叮嘱某白一定要多喝水多灌溉秘境,荒凉寂静的秘境是有缺憾的,但范围超级大望不到边,闻所未闻属实罕见特殊。

汐有个树叶所做小小挎包,里面装满石子灵果,石子用来打鱼灵果准备喂龙。

翻开叶子拿出灵果塞某白嘴里,顺道检查龙牙是否健康。

白雨珺想起绚烂宝光。

“龙宫里可有宝物散发冲天宝光?”

“发光?”

汐歪着小脑袋仔细想了想,抬手指向花园石桌。

清纯校花小清新校服写真唯美动人

“之前龙气异动引得龙宫阵法露出破绽,桌上金炉显彩光,白,你把宫里好东西全部带走,省得以后被人抢去。”

“这个金炉……”

白雨珺走到石桌前绕圈察看,张克五人暗自咽口水羡慕自称龙的白姓女孩得宝。

摸摸洁嫩尖下巴认真品鉴,金炉仅巴掌大,三足,金色,顶盖有一尊小小神兽,金炉虽小却刻有山川湖泊日月星辰,冥冥中感觉此物对自己有用,并非指香炉而是内部所藏之物,伸手毫无障碍穿过石桌法阵抓住炉盖。

打开盖子,彩色宝光笼罩石桌。

瘫软在地的鲤鱼妖无比眼馋,猴子挠挠头猴脸茫然。

白雨珺心有所感拿出许久不曾使用的宝珠,就见宝珠自动漂浮至金炉上方,炉内有彩色星辰般粉末漂浮,朝宝珠汇聚……

宝珠品阶不断攀升。

此次考古收获出乎意料,寻到汐令白雨珺无限欣喜,宝珠提升权当锦上添花。

金炉以后可以煮饭熬汤用,法宝可放大缩小,正愁寻常锅灶没法炖灵药,先炖一锅鱼汤也挺好。

趁宝珠提升间歇迈步往后院。

行至门口时顿住脚步。

“内院乃原雍湖龙女居所,非龙女难以入内,你们且在此参悟修行我稍候出来带你们离开,切记,花园阵法繁多万万不可乱碰,修行,为的是活下去。”

说完,推开门进了内院,张克五人各自找地方趁灵气浓郁修行。

鲤鱼妖忽然发觉大家没事儿做了,那么……

抬头,见猴子冷笑。

“上仙饶……唔……哎哟……”

猴子无聊,暴打鲤鱼能渡过无聊时间,相当划算。

藤蔓覆短墙,花丛深处读书房。

真实之眼扫过整个内院,收了所有看起来昂贵器物最后来到书房门前,一般来说拥有雅致别院生活格调高的龙必定喜爱品茗读书,亦会有笔记习惯,无论当年走得如何匆忙,通过所留文字描述总能寻到线索。

阵法运转不息,倒也保住了雍湖龙宫事物,或许,会有重大发现。

吱呀~

推开门,迈过门槛进屋。

“啧啧,有文化。”

窗几穷幽致,图书发古香。

装饰简朴没有丝毫某白暴发户式奢华。

木斫而已,不加丹,砌阶用石,幂窗用纸,竹帘纻帏,所见之处一切简简单单,却用寻常朴素之物搭配出自然意境,书房并非宽大如厅堂,略小,温馨舒适,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

桌椅门窗洁净时常有人打扫,坐在头顶龙角之间的汐嘟嘟嘴情绪低落,显然,是这个小不点一天天一年年精心整理不曾懈怠,盼望龙宫之主归来……

“放心,我觉得……她一定还活着。”

汐眼睛一亮。

“真的吗?”

“当然,你不要忘了我可是龙,推演未来的本事独步天下,尤其我秀外慧中聪明伶俐足智多谋颖悟绝伦,相信我准没错。”

“嗯嗯,我相信白。”

无论怎样日子该过还得过,实际上白雨珺对同族除了海中四位以外再无感应,但未来谁又说得准,也许汐信了也许知晓是在安慰她,没办法,只能往前看往前走,先渡过眼下难关再说,总要活下去。

书房内书册摆放顺序稍显凌乱,雍湖龙女离开很匆忙。

汐整理书房只是将书放回去,顺序混乱。

“书籍比法宝更重要,不可弃,我暂时先收着了。”

没时间再次细细先收走再说,抓起书籍看两眼直接装起,觉得可能有远古记录的拿出来看一看,飞快搬空书架,顺便将笔墨砚台一起贪了,花瓶好看,带走,茶壶不错,镇纸也不错……

翻着翻着,忽然找到一封书信。

拆开,全部用龙文书写,玄奥复杂难懂。

白雨珺仔细分析每一个字的意思,越往下读越是沉重,书信乃爹娘写给女儿嘱托后事,大劫将至,天地变色,期望自家孩儿活下去……

信中言及许多幼龙陨落,重归天地,对方出手狠辣赶尽杀绝。

白雨珺深呼吸。

“唉,这不是战争,这是物种灭绝。”

当看到信中说有许多幼龙被俘以秘法抽筋剥皮炼制法宝,顿时大怒,显出尖牙利齿破口大骂。

“贪婪无德之恶徒!法宝法宝整天炼宝!手段卑劣与邪魔有何区别!怪不得几万年了黎民百姓贫苦毫无变化!”

白雨珺咬牙切齿,汐也狠狠挥舞小拳头。

“打死他们!全部打死吃掉!”

强压怒火继续往下看,忽然发现书信中暗藏地图……

翻过来翻过去仔细观察,非寻常地图,灵机一动拿出身份玉牒打开星图与之对照,虽略有出入但大致吻合,区别于某些地方多或少传送阵区别,远古时期太过久远各世界变化太快须调整,也就是说,信中指明让雍湖龙女去往某处。

玉牒投射星图虚影,白雨珺小手不断扒拉转换放大,欲寻目标指向区域。

半柱香后。

“没了?那片星域是空的?”

对照天庭所绘传送阵各处星图,书信里指向区域为一片空白。

看似区域很小,实际漫无边际,例如上次疲惫昏迷在星海飘荡流浪,动辄以年计,更有许多凶险之地存在。

眼下唯一重要线索,不得不认真考虑。

此行,必须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