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怔怔的看着这有武圣境界的小道士渐渐远去了,叶清玄这才是有些回过神来,这十几日仿佛梦幻一般的经历,这才又浮上了心头!

大半个月前,叶清玄还是一个在乡野胡乱玩闹的野小子,然而一日同伙伴一起进城看热闹的时候,自己居然得遇了仙缘!

即便当日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可是现在只要一想起来,叶清玄还能清楚的记起当时自己,忐忑,激动,兴奋与些许畏惧糅合而成的心情!

当日那神仙也似的人物,自九天之上直落,仿佛由画卷之中走出一般,来到自己面前,张口就问自己,愿不愿意做他的弟子,随他修道练武!

有这般仙缘,叶清玄又岂有不从之理,应承之下,再征求了父母同意,拜别双亲以后,这就随着这神仙一般的人物,往他所在的道场去了。

一路上叶清玄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考验,最终登上了峰顶,来到了大殿之前,通过了考验,于是精疲力竭之下,便被方才那个小道士,带着前来此处,暂时安歇,而今日正如那小道士所说,乃是自己的入门仪式!

事情的原委,再叶清玄的脑海中一一回闪,最后则是全部华为了心中的喜悦!

想到此处,叶清玄就觉得仿佛连日来疲惫都是消散了许多!

兴奋的挥了挥拳头,随后赶忙找出自己的衣物,定定的看了看以后,便披在了身上,“今日入门之后,想来,我便不用再穿这身衣服了吧!”

有些不着便即的胡思乱想了一下,叶清玄三下五除二的将衣服穿戴完毕,随后推开房门,就要朝着大殿的方向走去!

“叶师弟!”就在他推开房门的时候,那个年轻的声音又穿了过来,“且随我来,方才却是忘了,师弟还未入门,不识路途,倒是贫道有些糊涂了!”

叶清玄闻言,连忙朝着这道士打了个稽首,同时口中客气道,“玉林师兄客气了,其实我认得路的!”

神魂颠倒就是一瞬间

叶清玄自忖记忆极好,昨日虽然疲惫不堪,但此时回想起来,却还是能够清楚的记得来时的路!

那玉林道士听见这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随后也不说话,只是朝着叶清玄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后便定定的看着叶清玄!

叶清玄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连忙又打了个稽首,跟在这玉林道士之后,朝着大殿的方向去了!

等到叶清玄来到,大殿之中,早已等满了弟子。

抬眼望去,就见上首里正中,自己得遇仙缘的那个仙人,正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

而在他身后,则是一男一女,两位道门真人,叶清玄虽然没有真正练过武功,但是平日里打熬之下境界也有先天后期!

这可是很平常的,他的小伙伴们虽然没有后期境界,但是总也有先天初期到中期的境界!

在叶清玄此时的认知里,若是一个人族,体魄在成年之时没有先天圆满境界,那根本就和废人没什么区别,就更别说那些只有后气境界的可见人了。

这已经是常识了,根本不用多说!

是以,超凡入圣甚至仙桥境界的高手,他都能认出一二,然而现如今那一男一女两位真人的境界,他也是根本看不透!

是以,这两人也是与那仙人一般,都是神仙境界!

有三位神仙境界的真人,这门派在叶清玄的认知中,已经是天下翘楚了!

不管叶清玄现在心中如何胡思乱想,该进行的仪式还是要进行的。

于是,一番繁复却绝不冗沉的仪式过后,叶清玄终于成为了这座道宫之中的弟子!

“徒儿!你与为师有缘,你很好!”那老神仙看着叶清玄,一脸的慈祥笑意,轻轻抚着叶清玄的头顶,笑道,“如今,你已经真正入门,是以为师亲自为你赐下道号!”

说到这里,这老神仙沉吟了片刻,随后一笑道,“从今往后,你便是玄元宫,玉真道士了!”

“玉真道士!?”这道号一落入叶清玄耳中,顿时他心中便划过了一道闪电,“玉真?我是玉真,不,不对,我….我不该叫这个名字的,我…我….”

叶清玄怔在当场,只觉心中杂念纷呈,一会自己乃是玉真道士,一会自己仿佛又变作了一个丰神俊朗的成年道人,这道人旁人却是叫他“青玄!”

“徒儿!徒儿!”一阵恍惚,玉真道士清醒了过来,抬头看去,就见自家师尊正用有些莫名的眼光看着自己,脸上写满了询问之意!

直到此刻,玉真道士这才是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聆听师尊教诲的时候走神了。

“怎么会这样,莫名其妙!”玉真道士想了想刚才走神之时脑中那如梦如幻一般的想法,“怎么会又想起了当年入门之时的经历!?”

沉吟了片刻之后,玉真道士抬头,看向自己的师尊,悄然打了个稽首,想了想最后,鬼使神差的隐瞒了自己方才的想法!

然而,师尊询问,玉真道士自然不能不答,想了片刻之后,玉真道士问道,“师尊,弟子入门也有三年了,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道士,到了如今武圣圆满,即将踏入神桥的境界,可是弟子惭愧,不知到底是哪里让师尊不快,以至于直到今日,师尊都不曾将名讳告知?!”

由于,玉真道士在入门以后,多年以来根本不曾下山,而自家山上,师父又是掌教真人,平日里自然无人称其道号,再加上师尊从没有主动相告的意思,

而自己询问几次,也是无果以后,这才造成了入门三年,居然不知师尊道号的局面!

这番话,实在是玉真道士在心中想了很久的执念,甚至因为这个,他才迟迟未能踏上仙桥,生怕心有杂念,在踏入仙桥的时候堕桥而亡!

“福生无量天尊!”玉真道士的师尊听见自己的弟子这般回答,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才点了点头道,“为师本待你真正推开仙门之后再真正告诉你为师的道号,免得你一日不成,借着为师的名号惹是生非!

可是既然这已成为你心中杂念,成为了以真正求道练武的心魔,那也罢,为师便告诉你吧!”

说完这话,这老神仙,则是不明所以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