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这哪里来的这么中二的小妞?

叶落被这白衣女子的话给雷到了,还邪魔歪道,这傻妞该不会以为只要找他们景宗麻烦的都尼玛是邪魔歪道吧。

虽然心中郁闷,但是面对那一从密密麻麻的剑网叶落不敢怠慢,破神剑丢在洞外是没办法拿来挡剑了,只得将手中的玄铁匕首舞的密不透风去阻击朝他刺来的冰剑。

可玄铁匕首才多大啊,饶是叶落将那匕首都快舞出花来,最终还是被四五根冰剑插中身体。

“嘿!”叶落嘶了一声,冰剑一入体,一股冰冷的寒气便往他体内直蹿,让叶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像如坠冰窟中一样。

好厉害的小娘皮!

叶落心里暗骂一声,这劳什子冰剑除了寒气重以外,竟然在入体的瞬间,将他的真气还特么的往外放!

“狂贼!已中了我冰凝剑,顷刻间便会被冰凝剑抽空真气,受寒气冷冻而死!有什么遗言,本女神恩准说吧!”白衣女子用剑指着叶落,一脸傲气的说道。

我特么的遗言是想上个千万遍好吧!

叶落心中窝火不已,这可恶的冰剑刺中他以后,短短不到几秒钟就特么将他体内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真气给放空了两层!尼玛也太狠了吧!

而且,让叶落更不爽的是,这景雪还特么的直接给叶落看个下巴。还尼玛本女神!

“我草鬼女神,麻痹,特么的有病是不是!偷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再来一回!”叶落怒道。

高清直发美女列车上柔美写真

“,”景雪瞪大了双眼,用手指着叶落。这人怎么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他不知道本女神很美很美吗!!

“什么,长的像个棒槌,还特么本女神,呵呵,搞笑吧!”见白衣女子也就是景雪气的浑身乱颤,叶落暗道有门,继续喊道。

“,,气死我了!”景雪双脸通红,一副恨不得立刻杀了叶落的表情。

不过就在叶落以为景雪会继续生气下去的时候,景雪却是突然笑了,原本满面怒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

然后,数声清脆的铛铛的声音传来,插在叶落身上的那几根冰剑竟是从叶落身上脱落下来掉在地上。

果然是个傻妞啊!

叶落心里暗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反而一脸不屑的表情嘴上说道:“哼,要是不偷袭,凭这个小娘皮,还想打赢我……”

说到最后叶落的声音突然顿住了。

因为就在他刚刚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开始慢慢凝结起来。

没等叶落查清是什么原因,一道让叶落还没有碰到便率先打了一个冷战的冰符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

不等叶落继续说话和做出反应,那冰符竟是瞬间炸开,然后一道恐怖的寒流便以冰符炸裂的地方为中心朝四周席卷而去。

几乎没有半点反应,叶落便被那寒流裹住然后化作一座冰雕。

等叶落的身体化作一座冰雕,奇怪的是景雪不知道捏动了一个什么印决,叶落化作的那座冰雕瞬间爆开。

“嘶~”从冰雕中解放出来的叶落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可还没等他缓过气来,景雪的手又动了。

只见景雪手中再次捏动一个印记,然后叶落便发现刚刚他身上破碎的冰渣竟是再次重新组合到一起,仅仅不到半秒,叶落的身体再次变作一座冰雕。

尼玛!

身化冰雕的叶落此刻揍死这死女人的心都有了。连续将他变作冰雕,怕不是有病哦。

不过尽管他气的要死,叶落却无奈的发现自己好像拿这死女人没有办法。

死女人的冰雕虽然不能将他直接冰死,但是一旦被冰住,叶落便无奈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就会瞬间停滞。真气都停滞了,就是叶落想要发飙都做不到。

“咔咔咔”

冰雕再一次裂开。

绝对不会再让冰住了,死女人!

叶落在冰雕再次裂开的瞬间,便直接将全身大半的真气凝集到右手然后灌入玄铁匕首。连续被景雪用冰冻住,让叶落烦了,也不管她是不是女人了,打算直接下狠手。

“太慢了。”景雪摇摇头,伸手一点,然后叶落便再次骇然的发现,以他持着玄铁匕首的右手为起点,一股冰冷的寒流再次蹿上他的全身。

寒流一上身,叶落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整个身体便再一次化作冰雕。

卧槽泥马!

叶落想吐血了,这女人这么牛?

不是叶落自夸,而是随着实力的进一步增强,叶落虽然自认还不是先天强者的对手,但是一个金胎宗师,哪怕是金胎后期宗师,恐怕都无法短时间胜过他,甚至,叶落有信心在破神剑的加持下战胜一般的金胎后期宗师。

但是这个死女人现在是什么鬼?!

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这尼玛还是他叶落吗?这女人莫非也是先天强者?

此时叶落心里满是疑问。这女人是先天强者的情况叶落是不信的。先不说这女人这么年轻,好像比他都还小呢,要说妖孽,有他一个就够了。这么小的先天强者,啧啧,恐怕不会吧。但是若是金胎宗师的话,又怎么可能有这种手段呢?

而且先天强者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也不是没有交过手。哪怕是墨白,哪怕是袁苦那个伪先天,也绝不可能像这个女人这般把自己想怎么耍怎么耍!

“咔咔咔”

就在叶落心中疑惑满满的时候,冰雕再一次的裂开。

“怎么样,我是女神吗?”景雪把额头抬高傲然道。

对于在解开冰雕后叶落脸上那困惑而忌惮的表情,她是很满意的。哼哼,都说了,人家是女神了!

“呃,算,算是吧。”叶落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叶落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弄的这么尴尬。哼,个死女人,要是有机会,劳资也让尝尝啥叫冰火两重天!

“哼!算这个邪魔歪道还有点眼力!老实交代,强夺我景宗神石矿,是为了什么?”景雪眼睛勾成月牙形状,哼哼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