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也是两个人各自的初吻。

褚澄的反应比厉小野还要激动,他紧张得心跳加速,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水,手心也都是汗。

他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刚刚也是想阻止厉小野再说下去,不由自主地就堵住了她的唇。

褚澄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捧起厉小野的左脸,看见她的脸也已经红透了,喉结一滚,小心翼翼地亲吻着她的额头、眉眼、鼻子、脸蛋,最后重新吻住她的唇。

厉小野的心砰砰狂跳,两个人的呼吸都变沉了,虽然只是唇贴着唇,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但已经足够奇妙和美好。

房门突然被推开,传来董浩宇的声音,“褚澄,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厉小野一惊,急忙推开褚澄坐了起来。

但已经来不及了,董浩宇已经看见了这一幕,站在门口,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我……你……你们……”

厉小野哪怕平时脸皮再厚,这会儿也羞得恨不得挖一条地缝钻进去了。

她想跑,手腕却被褚澄牢牢拽住。

褚澄的脸红得像被火烧过一样,但还是镇定地开口道,“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00后可爱软妹少女私房卖萌俏皮天真清纯图片

董浩宇反应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了,“恭喜啊褚澄,我居然有种老怀安慰的感觉。”

褚澄:“……”

厉小野:“……”

“什么意思啊?”她问。

董浩宇是真的怵厉小野,咽了咽口水,才开口道,“就是他之前不敢接受你,很纠结很痛苦,我看着都快急死了,现在终于好了,祝福你们,小霸王,虽然我很怕你,但我还是想说,不要欺负我们家褚澄哦,他就是老实点木讷点,人还是非常好的,他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厉小野傲娇的道,“这个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

“那就好。”董浩宇不好多逗留,“那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对了褚澄,这是我给你买的小馄饨,你很喜欢的那家。”

“谢谢。”褚澄坐起身,“既然来了就坐会儿吧,跑来跑去怪累的。”

“可以吗?”

“当然可以,坐。”褚澄道,“小野,帮我去给浩宇倒杯水好吗?”

“嗯。”

厉小野还没起身,董浩宇便抢着自己动手了,“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厉小野很是好奇,“我又不会吃人,你这么怕我干什么啊?”

董浩宇讪讪一笑,“额,你可是小霸王啊,学校里谁敢惹你,我当然要敬而远之了。”

“切,胆子怎么这么小。”

董浩宇不置可否,在另一边坐了下来。

褚澄问了下学校里的情况,学生会那边也有点事要交代董浩宇。

厉小野对这些没兴趣,坐在一旁玩手机。

女佣敲门,送水果进来,厉小野抬眸看了她一眼,道,“你去休息吧,这里没什么事。”

“好。”女佣还是有点不放心,“小野,你确定不要把褚澄下午吐血的事情告诉太太吗?”

“不用,他不是没事吗?我老妈要是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

“那好,那我就不说了。”

“嗯,你去休息吧,夜里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想着醒过来。”

“好。”

等女佣离开,董浩宇才着急地开口问道,“褚澄,你下午吐血了?”

“没什么事,那会儿被小野气到了而已,你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这里是帝都最好的医院,医生说没事应该就是没事的。”

“嗯,你帮我把学生会的事情交代下去就行了,也不用每天跑医院,很浪费时间。”

“嗐,这不是觉得你在帝都也没什么朋友嘛,自己在这住院难免凄凉,我就想着有空就来陪你,不过现在好了,你有小霸王了,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就在学校里帮你处理学生会的事情。”

厉小野在玩手机,没注意去听他俩的对话,所以没反应。

褚澄下意识地望向了厉小野,眉眼间满是温柔。

董浩宇有了被塞狗粮的感觉,更玄幻的是,居然是褚澄在给他塞狗粮。

这也是万万没想到。

董浩宇觉得自己很是多余,便起身告别了,“额,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褚澄,你早点休息。”

褚澄转头看他,“好,路上注意安。”

“我知道。”

董浩宇走了好一会儿,厉小野才结束手上的游戏,等放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人不见了,“咦?你室友呢?”

“回去了。”

“哦。”厉小野摸摸肚子,“你饿不饿?要不要给你买点吃的?”

“我不饿,就想这样安安静静地跟你在一起。”

厉小野想起刚刚那个吻,脸又开始烧起来了,“一会儿你早点睡觉,我跟我老妈说的是我回玫瑰园住的。”

“好。”褚澄虽然不舍,但还是开口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太晚了我不放心,我又不能送你。”

“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有保镖跟着的。”厉小野眼珠子一转,“其实我想留下陪你的,但是隔壁房间给女佣睡了,我没地儿睡,要不我睡你旁边吧好不好?”

“不行。”褚澄不假思索的道,“小野,你是女孩子,不可以这样,要是被人看见,传出去会很难听。”

厉小野嘴角抽搐,“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这么迂腐?再说了,你是我男朋友,我躺在你身边睡怎么了。”

褚澄:“……”

“这不是迂腐不迂腐的问题,总之你不可以留在这里睡。”

厉小野顿时有点生气,“你一点都不喜欢我,你要是喜欢我,才不会舍得让我走呢!”

褚澄:“……”

他拉起厉小野的手,认真解释道,“小野,不是你想的这样,我舍不得让你走,但是我不能让你留下。

我是男人,又比你大,本来就应该为我们这段感情考虑得多一点,为了我们有更稳妥的将来,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都应该有分寸,明白吗?”

厉小野皱眉,“你怎么这么爱讲道理,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讲一堆道理了,跟唐僧念经一样。”

褚澄:“……”

“好,那我以后尽量不讲道理,好吗?”

“嗯,这还差不多。”厉小野趴在他的胸膛,轻声道,“褚小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的思想可是很纯洁的,我说的在你身边睡,就仅仅是睡觉而已,没说做别的哦。”

褚澄:“……”

“我没有误会,我知道你只是单纯的睡,但是单纯的睡也是不可以的,懂吗?”

“啊?”厉小野不懂,但是不想问了,免得唐僧又要念经了,“那好吧,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回去就是了。”

“乖,明天好好上课,放学了有空就过来。”